满帮入局同城货运,一个“坑”都不能少
2020-12-08 20:52:32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同城货运市场越来越热闹,继年初滴滴入局之后,满帮也将加入其中。

近日,满帮宣布完成约17亿美元新一轮融资,资方包括软银愿景基金、红杉、高瓴、腾讯等,本轮融资距满帮2018年19亿美元融资过去已两年时间。

据满帮介绍称,本轮融资将重点投入到科技创新、服务创新和模式创新;一方面加大研发投入,夯实和提升智能匹配系统的技术壁垒;另一方面,进一步延展公路干线市场的服务范围,为用户提供门到门、一站式的货运服务。

满帮集团是国内最大的干线物流平台,2017年由运满满和货车帮合并而来,主要业务是通过技术手段,帮助货主和司机进行匹配,减少大货车司机的空驶率,目前是干线物流行业的龙头。

而满帮选择进入的同城货运领域也早已是虎踞龙盘,货拉拉、快狗是其中的两大玩家,另外今年年初时滴滴也上线了同城货运业务;向红海进军的满帮,能够顺利着陆吗?

涉水抢滩

互联网进入货运行业的历史并不长。

2012年左右,适逢国内O2O大潮,美团、滴滴一路势如破竹,同一时期,从阿里巴巴离职的张晖一头扎入创业的大潮。

张晖先后考察了外卖、打车等领域,发现早已血流成河,根本没什么机会,于是把眼光瞄向了相对冷门的物流行业。“这个市场虽然竞争激烈,但是种子选手不多。”

锚定货运行业之后,张晖成立了运满满,之后不久就得到了滴滴早期投资人王刚的青睐,给予了数百万元的资金支持,当时行业内玩家超过200多家,竞争十分激烈,但对运满满真正构成威胁的,是2011年成立的货车帮。

两家公司在货源、司机等方面争的头破血流,一度对簿公堂。2016年,货车帮状告运满满对其用户使用电话骚扰软件进行骚扰、辱骂;次年一月,运满满举报货车帮非法入侵自己的系统并窃取货源信息,造成数亿元损失。当时外界传闻称两家公司互掐是为了影响对方投资人的决策。

双方竞争虽然激烈,但谁也无法消灭谁,于是在2017年,经过运满满投资人王刚的撮合下,两家合并成立了满帮集团。新公司由王刚担任集团公司董事长兼CEO,运满满CEO张晖和货车帮CEO罗鹏出任新集团联席总裁。

与此同时,同城货运领域的战争基本告一段落,剩下的主要玩家就是货拉拉和快狗(原58速运)。

相当长时间内,干线和同城分属于两个赛道,各家企业之间井水不犯河水,直到今年滴滴和满帮集团进入同城货运行业,各路玩家的命运才迎来了交集。

目前,货拉拉和快狗打车占据80%以上的市场份额,截至2020年9月,货拉拉业务范围已覆盖352座中国大陆城市,平台月活司机48万,月活用户达720万。而快狗打车在今年年初时,业务已覆盖了6个国家及地区、346个城市的超2000万用户,平台注册司机也超过350万名。

满帮在干线物流已经拿下了90%的市场份额。数据显示,截至目前,满帮平台认证司机超过1000万,业务已经覆盖车货匹配、加油、ETC、保险、二手车交易等多个方面。

满帮此次入局同城货运,其实也不难理解,从干线拓展至同城是满帮原本业务延伸的一部分。

满帮方面称,从长途干线业务进入同城业务的优势在于,公司在长途干线上已经积累丰富的运营和匹配经验,可以快速复制到同城业务上:“满帮有海量的物流行业用户,全国物流货源需要同城配送车辆进行提货和送货。专线公司装满一辆17.5米的货车,至少需要10台4.2米货车提货,到了目的地后,还需要10台4.2米货车送货到收货人手里。

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,我国同城货运量在2014年-2019年之间连年上升,从15.5亿吨增长到20.5亿吨。同时,2019年中国零担货运市场的规模为1.1万亿,2020年将达到1.45万亿。货运市场足够广阔,而本身基于物流业务所做的拓展,正是满帮的机会。

此外,新业务拓展则有助于满帮提升估值,为上市铺路。

2019年9月,满帮集团CFO张远声在外媒采访中曾透露,由于公司的财务状况向好,满帮集团正考虑IPO,不过尚未确定最后的时间表。今年也有消息称,满帮或将于明年IPO,而最新一轮17美元融资或是上市前最后一轮融资。

通常而言,公司上市前都会扩大自己的版图,讲新故事以提高估值,例如美团、小米都在上市前布局大量创新业务,对于满帮而言,同样有此考虑。

但在同城货运领域,满帮初出茅庐,前路还有很多大坑在等着。

“坑多多”

“融资17亿美元”“全面进军同城货运”,满帮看似来势汹汹,对同城货运志在必得,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,满帮身上的束缚和劣势依然不少。

满帮在干线物流领域已经拿下了90%的市场份额,另外一部分业务则是面向司机所延伸的增值服务,包括加油、ETC、保险、贷款等,以及自动驾驶相关的布局。

“干线物流领域90%的市场份额”,看似一家独大没有挑战者,但满帮也面临和滴滴相似的问题,核心业务市场份额虽然高,但布局不够深入,在汽车后市场服务、金融等业务上,满帮的根基不够稳固。

滴滴正在试图扭转这一局面,将车服定为第二增长曲线,同时加大金融业务的布局,甚至不惜亲自下场造车,补齐车的短板,加强产业链纵深,照此趋势看,这也是满帮接下来的重要任务。

据业内人士透露,满帮目前正极力推进交易线上化,让货主和司机的交易通过平台产生,加强对于交易环节的控制。另外,满帮的ETC等增值业务,也引起了很多司机的抱怨。这些业务布局对于满帮意义深远,但也需要耗费大量时间、资金等。

对于满帮而言,未来发展过程中,既要夯实汽车后市场服务、金融等原有业务,又要拓展同城货运市场,其实是个不小的挑战。

而满帮敲锣打鼓进入同城货运市场,也并不是满帮熟悉的战场。

同城货运是城市内A地点到B地点的配送,讲究的是速度快,效率高。服务客户主要是小型B端客户,例如建材、五金等批发市场,以及搬家等需求的C端消费者。

而满帮此前专注于干线物流,利用公路干线进行的长距离、大数量的城际运输,主要面相大型B端客户,例如阿里零售通等。通常来说,这部分客户业务量大,合作稳定,运输次数多,线路相对固定,大部分属于计划性用车。

这意味着满帮进军同城货运首先是客户群体的不同,面临从2B客户向2C的转变,背后则对平台的品牌策略、经营模式、技术实力、服务水平方面都提出了层层考验。

例如在品牌方面,满帮虽然估值超过800亿元,但在C端用户心中,知道者寥寥无几。

对于同城货运的核心人群而言,C端品牌基本已经奠定了。货拉拉和快狗通过多年积累,基本占领了用户心智。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报告,货拉拉和快狗的市场份额加起来约在80%。

而且,品牌只是其中的一个环节,在被用户选择使用之后,如何保证用户的使用体验对于满帮压力更大。

同城货运高度非标准化,例如不同货物,运送方式、路线、时间、货物类型、重量体积、车型需求,以及司机的经验程度、可信任程度等千差万别。

这就意味着用户在价格之外,更看重于平台的服务能力。例如在运之外,还有搬的问题;在客户端下单之后,能否快速响应;价格是否公开透明,存在乱收费现象;货物如何保障安全到达,司机安全可靠等……

这十分考验平台的服务能力,这部分市场通常需要2-3年的培养期才能形成较高的用户忠诚度,作为后来者的满帮如何让客户相信、以及真正为客户提供相对满意的服务,都需要大量的时间进行摸索。

面对这样一个市场,即使满帮挑起价格战,但服务体系的打造却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,毕竟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。

满帮作为同城货运新入局者,虽然有一定的优势;但硬币的另一面,同城货运是个苦活、累活,需要平台久久为功,满帮入局时间晚,服务体系建设需要消耗大量的时间以及精力,而且还面临货拉拉和快狗的竞争,这些都是满帮无法忽视的挑战。

同城货运经过数年激战,目前格局已定,满帮看似来势汹汹,但无疑还有大量的课需要补,大量的“坑”需要踩。前路千难万险,满帮能否讲好同城货运的故事,还是未知数。

 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
极速3分彩 快三娱乐平台 快乐赛车 三分PK拾平台 上海11选5 快乐赛车投注 智慧彩票投注预测APP 山东11选5 北京11选5走势图 PK10牛牛